<ruby id="n5xn5"></ruby>
<strike id="n5xn5"><noframes id="n5xn5"><strike id="n5xn5"><noframes id="n5xn5"><ruby id="n5xn5"></ruby><th id="n5xn5"></th><th id="n5xn5"><video id="n5xn5"><span id="n5xn5"></span></video></th><th id="n5xn5"><video id="n5xn5"></video></th>
<ruby id="n5xn5"><noframes id="n5xn5"><ruby id="n5xn5"></ruby><del id="n5xn5"><ins id="n5xn5"><del id="n5xn5"></del></ins></del>
<span id="n5xn5"><address id="n5xn5"></address></span>
<th id="n5xn5"></th>
<th id="n5xn5"></th>
<th id="n5xn5"></th><th id="n5xn5"><noframes id="n5xn5"><th id="n5xn5"></th>
<th id="n5xn5"></th><th id="n5xn5"><noframes id="n5xn5"><th id="n5xn5"></th>

您的位置:首頁 >國際 >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TikTok到底動了誰的奶酪?

2020-08-03 10:57:07    來源:北京商報

“離開TikTok是個巨大的問題。”當美國總統特朗普明確揚言要封殺TikTok的時候,那些活躍在TikTok上的網紅也不得不作出選擇。說出上面那句話的明星博主在TikTok上擁有3600萬粉絲,在告別視頻中,他的話無比實在,比如因為TikTok,他買了房子,能夠獨居,還能在經濟上支撐家庭。

這些博主的告別并不是作秀,畢竟眼下特朗普封殺TikTok的決心已經再明顯不過了。當“威脅國家安全”的帽子終于也扣到TikTok頭上的時候,一切便都有了定數。說到底,不過是有著中國身份的TikTok動了別人的奶酪。

TikTok無罪,懷璧其罪。

“殺死”TikTok

“賣身”也不行,特朗普想要的是TikTok消失。當地時間8月1日,《華爾街日報》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稱,在特朗普7月31日針對TikTok發出最新威脅后,微軟已暫停了收購該軟件的談判。不過收購談判并未“死亡”,兩家公司還在試圖弄清特朗普政府的立場。

此前一天,特朗普剛在“空軍一號”上表示,他準備簽署一份文件,直接動用行政命令或行使緊急經濟權,盡早對TikTok下達禁令。

白宮發言人也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政府對TikTok有著非常嚴重的國家安全關切。我們將繼續評估未來的政策”。彼時,《國會山報》就曾分析稱,特朗普的發言暗示他不會支持美國公司收購TikTok,意圖很明顯,要置TikTok于死地。

果然,一天之后,微軟暫停收購TikTok談判的消息就傳出來了。按照上述消息人士的說法,在特朗普表態之前,微軟和TikTok都已經認為可能會在8月3日就收購協議的大致輪廓達成一致,而特朗普此前的表態也迫使TikTok作出了更多的讓步,包括同意未來三年內在美國增加多達1萬個工作崗位,但目前尚不清楚這是否會改變特朗普的立場。

TikTok是抖音的國際版,也是中國移動應用產品出海的成功典型,其母公司為字節跳動。上述知情人士甚至透露,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原本要求保留少數股權,但目前他已同意出售其股份作為任何交易的一部分。

如果TikTok夠聰明的話,它或許早就能料到這一步。在過去的這段時間,美國政府對TikTok的威脅早已公開化。

7月7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就曾提到,禁令是“我們正在考慮的事情”。當時,他已經將TikTok和華為、中興“相提并論”。隨后,就是特朗普親自出馬,表示計劃下令將拆售字節跳動對TikTok美國業務的擁有權。但特朗普在最后關頭又一次變卦。

樹大招風

TikTok當下的處境不免讓人想起幾天以前那場美國四大科技巨頭的“鴻門宴”,其中關于Facebook的插曲,現在看來暗藏前兆。彼時,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卻不斷將矛頭引向TikTok,暗示Facebook要應對來自TikTok的威脅。

Facebook早就做好了甩鍋的準備,在其證詞流出之后,TikTokCEO凱文·梅耶爾便回應稱,“TikTok歡迎競爭,Facebook把自己的行為偽裝成愛國主義,旨在結束我們在美國市場的存在”。如今,面臨特朗普的施壓,TikTok美國總經理VanessaPappas在上周六的一段視頻中也回應稱,“我們不打算去任何地方,TikTok將在美國長期發展下去”。

不管封殺TikTok是不是特朗普的一意孤行,但Facebook這個推手的角色也逃不掉。Facebook正計劃下月在其旗下的Instagram上推出短視頻服務Reels,在這之前,Facebook于2018年11月推出的獨立短視頻應用Lasso已經正式宣告失敗,而Lasso幾乎復制了TikTok的全部功能。

Facebook的應對之策恰恰反映了TikTok的風靡以及由此給“同行”帶來的挑戰,只不過Facebook恰恰是吃相最難看的一個。2017年是抖音出海元年,那一年字節跳動推出TikTok,文化相近的東南亞成了TikTok出海的第一站,隨后,TikTok的攤子越鋪越大。

市場調查機構eMarketer的報告顯示,2019年,TikTok在美國市場用戶規模增長了97.5%,2020年美國用戶數量預計將達到4540萬人,2021年這個數字將突破5000萬。疫情導致更是讓TikTok的用戶迎來了爆發。

互聯網分析師楊世界提到,如果TikTok繼續發展下去,對Facebook等社交媒體巨頭的影響比較大,前兩天Facebook其實也有借聽證會名義去打壓競爭對手的考慮,“現在美國各方都算是各懷鬼胎吧”。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學者孫成昊也表達了類似的看法,現在TikTok本身發展得很快很好,相較于其他平臺,開辟出了這個短視頻的新領域。因此,背后也可能有美國的利益集團在推動,比如Facebook、Twitter其實一直也在短視頻領域進行發展,但效果并不如TikTok。

特朗普的盤算

“大的背景還是大選”,孫成昊一語中的。

如今,距離大考只剩3個月,四年前的這匹黑馬,手上的籌碼早已所剩無幾。

在疫情方面,糟糕的應對政策,讓特朗普的支持率節節敗退。最新發布的美國廣播公司新聞部和益普索集團聯合民調結果顯示,特朗普在7月底的支持率如7月初一樣糟糕,目前的支持率為34%,月初則為33%,是上述聯合民調自3月開始以來的最低水平。目前,美國仍保持著日均5萬-6萬的新增確診速度。

而在種族問題上,特朗普的答卷更是慘不忍睹,55%的白人、92%的黑人以及西班牙裔(72%)反對特朗普對該問題的處理。

經濟上,特朗普引以為豪的成就幾乎跌入谷底。上周,美國二季度的GDP創下了有記錄以來的新低,年化季環比僅為-32.9%,即便換算成同比,也是暴跌近10%的水平。

相較之下,民主黨的拜登總體支持率不僅領先近10個百分點,甚至在特朗普2016年獲勝的3個州都獲得了領先的支持率。

“現在特朗普政府的選情不太好,因此一直在打‘中國’牌,宣揚中國政府正在影響美國民眾,這次的TikTok也是類似的邏輯,但其實中國方面并沒有這樣的行為,包括TikTok上的內容都是美國民眾在分享自己的生活。”孫成昊指出。

孫成昊表示,特朗普政府實際上是給了美國民眾一個假想敵,而TikTok相當于一個抓手,給了特朗普一個機會,在大選的背景下煽動麥卡錫主義。皮尤之前有一個調查,美國民眾對于中國的不滿態度有所上漲,特別是在疫情后特朗普的鼓吹之下。

除此之外,孫成昊還提到,在特朗普第一次競選集會的時候,就有消息稱有人通過TikTok這個平臺買了很多票但是不去,導致了大面積空場的狀態,因此也不排除特朗普有點公報私仇的想法,覺得這個平臺并不利于自己的選情,擔心可能有更多人通過這個平臺去反對他。

生機何在

“從TikTok在國際互聯網的角色來看,分量是比較特殊的,中國之前從來沒有像TikTok這樣現象級的應用在美國這種互聯網發達的國家大面積流行”,楊世界直言。

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貿易救濟業務部主任劉馨澤也表示,美國這次對中國企業的App的態度,一方面說明了我國互聯網應用的國際化程度比較高;而另一方面,則凸顯了美國對于本國之外文化的提防心態,擔心通過抖音輸出一些文化言論,再加上TikTok的認知度和影響力都比較大。

“美國政府試圖以國家安全、數據安全的理由封殺TikTok,但實際上,TikTok本身是很安全的”,孫成昊分析稱,內容基本都是美國民眾分享自己的生活,其數據也并沒有儲存在中國,基本都在美國或新加坡,至少沒有需要通過封殺或者通過企業來買斷的風險。

當然,在特朗普的黑名單上,絕不止TikTok一家來自中國的企業,中興早已是前車之鑒,至于華為,美國一直步步緊逼。8月2日,美國國務院網站公布“干凈5G網絡計劃”,不采用華為的即為“干凈5G國家和運營商”。

不過,即便有美國的威逼利誘,但歐盟并沒有排除華為建設5G。比如,法國網絡安全機構ANSSI負責人近日表示,法國在5G電信網絡中不會全面禁用華為設備,而德國電信已與華為加強合作,而不是威脅拆除設備。

楊世界表示,TikTok與華為還是不太一樣,華為代表著5G先進生產力的發展,可能會從根基上動搖美國前幾十年在互聯網領域的領先地位,因此美國對華為的施壓甚至包括其供應鏈。相較之下,TikTok只是一個消費級的應用。

“近期以來,美國也制定了越來越多的政策來針對中國”,劉馨澤建議,還是需要做好相關的法律準備,美國如果要禁止,肯定會有一個法律或者法令作為依據,因此我們可以找到這個依據,對美國的國內法進行研判。美國畢竟是三權分立,司法還是相對獨立的,因此如果能找到反駁的依據,就可以借此去法院提起訴訟,利用法律武器去保障。

對于TikTok問題,中國外交部方面也已作出了回應。在7月30日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汪文斌表示,中國政府一貫要求中國企業在依法合規的基礎上開展對外經濟合作。美方在拿不出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對中國企業做“有罪推定”并發出威脅,暴露了美方所謂維護公平、自由的虛偽性,違反了世貿組織開放、透明、非歧視原則,不利于美國民眾和企業利益。

相關閱讀

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AV妓女
<ruby id="n5xn5"></ruby>
<strike id="n5xn5"><noframes id="n5xn5"><strike id="n5xn5"><noframes id="n5xn5"><ruby id="n5xn5"></ruby><th id="n5xn5"></th><th id="n5xn5"><video id="n5xn5"><span id="n5xn5"></span></video></th><th id="n5xn5"><video id="n5xn5"></video></th>
<ruby id="n5xn5"><noframes id="n5xn5"><ruby id="n5xn5"></ruby><del id="n5xn5"><ins id="n5xn5"><del id="n5xn5"></del></ins></del>
<span id="n5xn5"><address id="n5xn5"></address></span>
<th id="n5xn5"></th>
<th id="n5xn5"></th>
<th id="n5xn5"></th><th id="n5xn5"><noframes id="n5xn5"><th id="n5xn5"></th>
<th id="n5xn5"></th><th id="n5xn5"><noframes id="n5xn5"><th id="n5xn5"></th>